“苦叔,这清凝散在市场上是什么价位?”接过玉瓶,将其打开嗅了一下,确定没有丝毫的味道,秦闲会心一笑,不禁好奇地询问了一句。https://

  萧苦为了请他帮忙摧毁那样神秘的东西,甘愿将玄晶果和清凝散送给他,出于礼貌,他自然应该问一下价格,然后再认真考虑一下萧苦的恳求。

  俗话说无功不受禄,如果说这清凝散也能值个十来万金币的话,那他就勉为其难地为萧苦去冒一次险吧。反正他的定神瞳可以迷惑操控万物,他就不信那东西还能超过他的定神瞳,把他给反控了?

  再说了,胡桢既然想让他去参加屠妖盛典,肯定有的是手段逼他去参加,为了防止胡桢再作出什么幺蛾子来,他还是尽快将此事定下来比较好。

  “奥,虽然这清凝散的市场价是三十万金币一瓶,不过只要你愿意帮我,别说是两瓶,就算是十瓶,我也会竭尽所能给你找来。”萧苦大手一挥,说得轻描淡写,心中却还是有些在意的。

  毕竟范闲还未接受他的恳求,也不知道范闲今晚会不会去梧桐河赴约,他就已经送出了价值七十几万金币的东西,换做是谁也会有些心疼啊。

  “三十万?”秦闲心头一震,顿时有些不自然地避开萧苦的目光,微红着脸说道:“多谢苦叔的礼物,晚上梧桐河见。”

  话毕,也不等萧苦反应过来,秦闲便是背过身去挥了挥手,快步离开了这片区域。

  原本以为清凝散的价格应该跟玄晶果差不多,结果没想到一瓶清凝散竟然就卖三十万金币,萧苦如此大方,实在是让他不好意思再久留下去。

  “小子,晚上八点不见不散!”几秒钟后,萧苦反应过来,连忙有些激动地对着秦闲离去的方向喊了一句。

  太好了,范闲愿意帮我了,暖雨,或许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。

  …………

  广晴院的一处花园内,秦照躲在一根石柱后面,心中不禁有些挣扎了起来。

  他刚才在花园闲逛,结果无意间听到下人们在私下讨论秦闲,大致内容就是秦闲给法茫挠了挠脚心,然后又做了一会俯卧撑,就从凡阶十二重突破到了银阶二重,还说他们也想去挠法茫的脚心。

  “世界上真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吗?要不——回头我也去试试?”秦照小声嘀咕着,虽说对于这种无稽之谈有些半信半疑,不过若是真有这种好处的话,就算是法茫的脚臭太过刺激,他也不能让秦闲独享了这种好处啊。

  秦闲昨天才凡阶七重,结果今天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凡阶十二重,而且还匪夷所思地突破到了银阶二重,如果说秦闲没有什么特别手段的话,打死他也不会相信。

  “妈,你说二哥实力暴增跟法茫前辈的脚心有没有关系啊?”走在花园中,秦娩紧紧挽住胡桢的胳膊,忽然将话题转向了秦闲这边。

  方才胡桢看出了她的心思,一直在追问她和晋忠之间的事情,无奈之下,她只好拿秦闲的事情出来挡挡了。

  当然,她对于秦闲境界暴增一事也确实颇有几分兴趣。

  “这我无法确定。”胡桢眉头微皱,停顿片刻,而后分析道:“不过秦闲从法茫的房间出来没多久就突破到了银阶二重,我想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这也能突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苏瑶陆励成只为原作者破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破潮并收藏这也能突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