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知了萧苦和暖雨之间的故事,秦闲又和萧苦商讨了一些摧毁妖莲心经的事宜,之后便是带着萧苦手绘的一份地图离开了梧桐河。https://

  在此过程中,他替心眠问了服用玄晶果后却不能成为奇术师的问题,结果萧苦也觉得不可思议,并未给出他想要的答案。

  对于此,秦闲并没有多少失望之色,因为他本就是随口问问,压根就没指望萧苦真能为他解疑答惑。

  …………

  “洪滔,给我抓住这死丫头!”

  广晴院内,面色铁青的胡桢指着刚从房间内跑出来的一名身着白色纱衣的少女,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。

  本来她在房间内好生打扮,想要去和秦无崖同床共枕一晚,好让他们母子的地位能够稳固一些的。结果她的妆刚画到一半,这丫头就忽然间冒出来,惊的她整花了脸不说,还十分自然地抢过了她手中的口红。

  关键是你拿就拿吧,竟然还在自己的脸上画了一个老鼠的形象,那可是她最真爱的口红啊,你这样用了还让她怎么继续往嘴上涂?

  行,为了今晚能以最好的姿态去见秦无崖,她忍了,但是你后面一句话不说,就又把她半桌子的化妆品翻了个乱七八糟,有些甚至随手就扔掉了,你真当这里是自己家吗?还是说觉得她脾气太好了?

  最为可气的是,你居然在逃跑的过程中将盒子里的那瓶沉阳散打了个粉碎,把她的衣服和床单,甚至是桌椅都烧掉了一块,简直是气死她了!

  如此没有礼貌,而且还很陌生的丫头,她若是今天不能给这丫头一些教训的话,恐怕就要有损她这个女主人的威严了。

  “是。”洪滔沉声躬身,一双宽阔健硕的臂膀显得格外有力。

  洪滔是云巅宫的执事长老,现为灵阶七重奇术师,论其实力,比沐羽堂堂主纳兰盛还要更强几分。一名长老就比沐羽堂堂主还要厉害,可见沐羽堂和云巅宫之间的差距有多大。

  洪滔总是嘴上说得大公无私,实际上却总是按照胡桢母子的意愿来执行宫规,今天这个陌生的少女敢这般招惹胡桢,这在众人看来是一件相当荒唐的事情。

  唉,可惜了,这丫头虽然陌生,但是看上去却很可爱,很养眼,这下她恐怕要被夫人拔掉一层皮了。不,也许是两层!

  “来追我啊!”四处乱跑的少女正是小白鼠锦萱,她原本只是随便逛逛,结果无意间听到胡桢母子总是针对秦闲,这才打听到胡桢的住处,来了一场足以让胡桢气炸肺的无礼举动。

  还别说,有些妖怪行动就是比人类方便许多,就拿她来说,倘若她没有变回鼠身的话,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潜入胡桢的房间。

  哼,虽然她才刚刚认识秦闲,但她毕竟是秦闲的宠物,若是在听到那些流言后不做点什么的话,心里面实在是有些不自在。

  更何况秦闲直接得到天象骨剑的绝对认可,已经成为了她心中的偶像之一,她怎么能够容忍这些欺压过她偶像的人呢?

  “啊~!”就在洪滔追赶锦萱的时候,另一个房间内忽然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这也能突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苏瑶陆励成只为原作者破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破潮并收藏这也能突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