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寒院的一个房间内,秦闲与心眠吃得不亦乐乎,满满一桌子的好菜愣是被他们吃得所剩无几,就好像他们的胃永远都装不满一样。https://

  这是他们这些年来吃得最好的一次,以前因为金币和食材有限,他们能吃饱就很不错了,今天这样的大餐简直想都不敢想。

  “嗝”

  秦闲又将一口肉塞入嘴中,刚刚嚼了两下便是忍不住打了个饱嗝。

  这顿午饭他们吃了将近两个小时,中间有说有笑,仿佛忘记了所有的烦恼,还别说,从敌人手中抢食,吃得就是香。

  嘿嘿,胡桢和秦照的菜被广寒院截胡,他们一定很生气吧?不知道他们会气恼到什么程度呢?是不是都恨不得把桌子给掀翻了?

  “少爷,你是怎么让厨师长把菜都送到我们这边来的?”心眠放下筷子,终于将憋了许久的疑惑提了出来。

  他刚才怕影响氛围,所以就没有询问秦闲今天的去向和经历,现在他们都吃饱了,有些问题自然也该扔出来了。

  “是法茫叔叔故意说这些饭菜不合格,差人送过来的。”秦闲极为随意地回答完,紧接着又补充道:“他好像认识我妈。”

  “少爷的母亲?”心眠眉头微皱片刻,转而问道:“他可曾说过夫人在哪里?”

  她知道秦闲三岁的时候母亲就莫名失踪,之后秦闲就被送来了广寒院,受尽屈辱与打压。秦闲曾经说过很想见见自己的母亲,哪怕只是匆匆一面,他所受的苦也算是值了。

  现在得知法茫认识自己的母亲,秦闲一定很迫切的想要与之见上一面吧?

  “我倒是想问,可是法茫叔叔根本不给我追问的机会,就把我给请出来了。”秦闲无奈地耸耸肩,倒是没有展现出多少失落来。

  虽然他穿越前是被单亲父亲抚养长大的,对母亲一直有着强烈的渴望之意,不过他毕竟是个穿越者,就算获得了原主的所有记忆,知道原主也是从未见过自己的生母,那他最多也就是有些心酸,觉得他们两个通病相怜罢了。

  至于母爱,他早就习惯得不到的感觉了。

  “没事,来日方长,总会有机会套出来的。”心眠笑着拍拍秦闲的肩膀,眼中满是坚定之色。

  她原本还想问秦闲今天是不是去了招亲大会,可是想到秦闲的思母之情,便又不忍心问下去了。

  “嗯。”秦闲微微点头,刚欲说什么,房间内却是传来了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。

  秦闲淡然一笑,快步走到一个窗台前,将上面的银白色手机拿起来,刚刚按下接听键,对面便是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  “秦闲,这绝对是你接我电话最快的一次。”

  对面是个语气平静稳重的男生,即使秦闲刚才没有看来电提示,也已经听出此人就是他的死党晋忠。

  他和晋忠相识于云巅宫,那小子表面淡漠如风,实际上却看不惯他被人欺负,一心想让他离开云巅宫,加入他所在的神剑阁,这小子今天不会又是来劝他的吧?

  虽然神剑阁的出现打破了霸王殿在启光国的霸主位置,但是神剑阁距离云巅宫足有一千多里,让他以现在的境界背井离乡去那么远的地方,他才不要呢。

  更何况,他现在可是个有系统的人,就算是没有神剑阁那种巅峰势力的庇护,他也能迅速提升实力,保护好自己。如果有一天他有了足够强的实力,到时候再去神剑阁那边转转也不迟啊。

  “你不会以为我又是来当说客的吧?”就在秦闲暗自思索间,晋忠的声音再次从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这也能突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苏瑶陆励成只为原作者破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破潮并收藏这也能突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