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样?这剑伤可是你的陨月剑所赐?”秦闲饶有兴趣地盯着震惊不已的晋忠,心中的小算盘早已打得十分清晰明了。https://

  他没有事先解开手臂上的绷带,不是因为他有信心高极就是晋忠所追杀的人,而是因为他喜欢见证奇迹,哪怕是早就预料到的奇迹。

  还好,这个奇迹没有发生意外,上面的弯月状伤痕十之八九就是晋忠的佩剑陨月剑所赐,这下他可以放心地向晋忠索要报酬了。

  嘿嘿,晋忠,以前那个憨厚的秦闲总是被你戏弄和套路,这次终于轮到他这个穿越者来宰你一把了。

  “这双眼睛确实跟那人的有几分相似,不过——”晋忠用手挡住视线,盯着高极的双眼看了一会,之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。

  “不过什么?”秦闲诧异地问道。

  剑伤正确,眼睛也没错,晋忠难不成还要狡辩?

  “不过这手臂——”晋忠刻意拉长了声音,秦闲心中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,接着还来不及作出反应,便是看到晋忠的手掌被一层火焰包裹,一把抓住高极的手臂,将带有剑伤的那块肉烧了个外焦里嫩。“不过这手臂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,根本看不出剑伤所在啊。”

  晋忠收起玄力,说得理所当然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做过一般。那表情就好像是在告诉秦闲,嘿哥们,你下次能不能先把证据检查好了再带回来?你这样让他很难做出判断啊。

  “晋忠你无耻!”秦闲气得跳下床,连鞋子都顾不上穿,愤怒地指向晋忠,心中早已把晋忠的丁丁踢了无数脚。

  真是千算万算,无赖难算,他这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就这样被晋忠的无赖举动给破解了?故事的结局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。现在这个样子还让他怎么宰晋忠?

  混蛋!晋忠简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无耻,他保证,他以前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而且以后估计也不会再见到了。晋忠,算你狠!咱们走着瞧,总有一天他会扳回一局的。

  “分明是你事先没有检查好,怎么就变成我无耻了呢?”晋忠一本正经地开口,眼中竟是还流露出了一丝小委屈。

  “你……!”看到晋忠的这幅眼神,秦闲哭笑不得,吞吐许久,方才蹲下身来将鞋子穿好,朝着门外走去。“你自己慢慢玩,老子不奉陪了!”

  他实在是不想再和晋忠这个无耻之徒待下去,那样的话只会影响了他这一天的好心情。

  晋忠这家伙简直太过分了,你就算毁灭证据,也该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下手吧?你这样明目张胆地将上面的剑伤抹去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挑衅他呢。

  “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追杀那个人吗?”晋忠迅速开口,语气平淡如风,却是引起了秦闲的一丝好奇。

  “为什么?”秦闲转过身,有些不耐烦地反问道。

  他本来是会询问这件事情的,可是晋忠的行为极端无耻,让他连待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,更别说是聊天谈事了。

  “他杀了我两个朋友。”晋忠十分简短地回答了秦闲的问题。

  “完啦?再见。”秦闲好不容易提起来的兴趣瞬间被磨灭,他觉得自己还是快点离开云延酒店要好一些。

  “我们在抢一张藏宝图。”晋忠又将答案补充了一部分。

  “你抢到了?”秦闲敷衍地询问一句,对于这所谓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这也能突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苏瑶陆励成只为原作者破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破潮并收藏这也能突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