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亲大会现场,纳兰盛、纳兰云蛛的脸色犹如乌云密布般难看,一双拳头紧握间发出清脆的响声,心中已然明白了些什么。https://

  秦闲一定是故意的,他应该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切!

  侥幸战胜陈服,然后假装很诚恳地来退婚,其实他就是在故意引导他们,不管这纸婚书是真是假,他等的就是婚书被撕掉的这一刻。

  他们都被秦闲算计了,如果他们方才承认这门婚事,并且答应秦闲提出的退婚要求,或许还好收场一些,可是现在秦闲竟然提出了婚约继承这种无稽之谈,这就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了。秦闲——怎么会这么聪明?难不成他以前的单纯都是装的?

  “纳兰叔叔不说话,我就当是你同意我的提议喽?”秦闲眼角微眯,其中散发出来的光芒十分古怪。

  “任何笔迹都可以被模仿,父亲生前从未提起过此事,我又怎么知道这纸婚书是不是你伪造的呢?”纳兰盛傲然而立,既然想不出合适的应对之策,那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否认了。

  “纳兰叔叔可认得这个印章?”秦闲从地上的碎片中捡起来一块,笑眯眯地指了指婚书背面一个闪烁着淡淡光芒的图案,纳兰盛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起来。

  他很清楚,上面那个妖艳的七色花瓣图案就是出自父亲的玄机印,那是一件只有父亲才能催动的奇宝,别人莫说是给信件盖章,能不能拿的起来还是一说呢。

  纳兰云蛛的脸色也是极其难看,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场好好的招亲大会会演变成这个样子。

  玄机印的标记做不了假,而且整个西尘市无人不知,这下他们再想辩护恐怕是无望了。爷爷,您这也太坑了吧?您是怕她将来嫁不出去,还是对自己的承诺太过在意了?

  “纳兰爷爷曾经说过,不管我将来的成就如何,这门婚事退与不退,都由我说了算,所以……”秦闲嘴角掠过一抹邪笑,见纳兰父女终于哑口无言,这才锁定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,抬手指了过来:“这位朋友,你应该还没有上过台吧?要不——我们来比比?”

  他并不清楚这里还有多少人没有上台比试过,不过为了解气,他先从最丑的开始问起就对了。

  被他点到的这个男生看上去比他略长几岁,本就有些丑陋的面容在青春痘的衬托下显得更加丑陋,一双浓眉大眼直勾勾地盯着纳兰云蛛,嘴角竟然还溢出了口水。

  “喂,秦闲少爷在跟你说话呢!”见丑陋男生仿佛没有听到秦闲的话,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男生连忙捶了一下他的大腿。

  “啊?”丑陋男生慌忙回过神来,目光转向石台上的秦闲,讪笑着询问道:“秦闲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  其实他刚才听见秦闲说话了,只是没有听清楚而已。

  “你若是还未上台的话,可以上来跟我切磋一下。”秦闲微微弯身,脸上的笑容真成淡雅,心中早已为自己的计划鼓了一万次掌。

  嘿嘿,到现在为止,除了晚竹出手帮他拍飞陈服这段之外,所有的剧情走向都在他的预料之中,沐羽堂这次肯定要对他恨之入骨了。哼,你们就气吧,你们越气,他就越开心!

  “我?我可以吗?”丑陋男生错愕地看看满脸怒火的纳兰父女二人,而后不太自然地问道。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这也能突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苏瑶陆励成只为原作者破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破潮并收藏这也能突破最新章节